学校首页 联系我们

首页 - 新闻资讯

礼之所贵及其古代功用和现代价值 ——落笔书院读书会《礼记·礼器》研读简报

  • 发布时间:2021-11-16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33

1114号星期日,由于学校突然宣布疫情管控措施,落笔书院经典读书会临时改到线上举行。上午9:00,大家准时出现在腾讯会议的视频房间,对着镜头正常行礼。朗读也由齐读改为了请同学们分段朗读。今天继续学习《礼记·礼器》篇。

由于线上学习较为方便,今天还有许多来自伦理学通识课的新同学,及已经毕业的老同学,以线上的形式加入了我们的会议,为我们这里提供了新鲜的血液和既往的经验,极大地增强了我们的凝聚力和积极性,也进行了很多有效的讨论。

 

各抒己见环节,祁品嘉同学探讨了礼的性质,认为礼是通过种种的规定,体现出天子百官的威严,从而达到教化的功能,让百官百姓能够各安其位,是一种秩序的体现;并认为当今社会虽更强调人人平等,但依然有很多无形中的等级,比如老师,领导和同学们的关系,这说明《礼记》中的很多思维已经烙印在了许多中国人的心中,成为一种文化传统。

蔡毅同学提出,礼有以大为贵,以高为贵,以文为贵,也有时候以小为贵,以朴为贵,这是否体现了一种天子和人民的关系?即天子既要高于人民,同时也要适当回到人民中去,保持和人民的接触。

余寿昌同学从礼的作用出发,提到礼和古代的道德观念拥有很大的联系,礼在很多时期是需要国家的强制力作为保证的。他认为从这个角度出发,可以更好地理解礼在古代社会中的作用。

包玉辰同学从礼的具体体现出发,认为礼的制定体现了中国对于理想社会的追求,礼在本质上也是一种达到大同大顺社会的方法。

冯建章老师从礼的实际效用出发,谈到了中国古代的贵族精神,他对中国古代的贵族精神和当下提倡人人平等观念进行了比较,认为这两种思维在当下也是可以并存的。

陈彦军老师从礼的使用角度出发,讨论了礼在古代究竟是会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他认为礼法不一定是压迫人的东西,只是一种秩序,较好地利用可以发挥积极作用,而如果被糟糕的统治者错误地利用则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最终王宏海老师阐发了自己的阅读经典感悟,并解答了大家的问题,做出了精彩的点评。

今天同样十分丰富的是自由读书分享环节。李亦杨同学推荐了著名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该书主要讲的是一位牧羊少年的寻宝故事。参会的很多同学都看过这本书,因此引起了很大的共鸣。书中有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如果你真心想做一件事情,那整个宇宙都会帮你实现。”

祁品嘉同学分享了《秦妇吟》这首古诗,该诗主要讲的是唐末黄巢起义时的战乱景象。读这首诗,并了解黄巢起义的历史背景与影响,有利于从不同的角度阐述礼法在王朝治理中起到的作用,也有利于我们从另一个视角看待《礼记》这种社会架构性质的文章

余寿昌同学分享了加缪的《鼠疫》以及加缪的生平,从历史和文学的角度出发,对我们今天的疫情下的社会运转进行了反思,并从西西弗推石头这个问题出发对于人生意义、存在主义哲学等问题进行了简单的讨论

中午12点,我们准时在线上行礼后依次退场。

落笔书院,下周我们不见不散。

 

附本次所读《礼器》篇部分内容:

礼有以多为贵者:天子七庙,诸侯五,大夫三,士一。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诸公十有六,诸侯十有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诸侯七介七牢,大夫五介五牢。天子之席五重,诸侯之席三重,大夫再重。天子崩,七月而葬,五重八翣;诸侯五月而葬,三重六翣;大夫三月而葬,再重四翣。此以多为贵也。

有以少为贵者:天子无介,祭天特牲;天子适诸侯,诸侯膳以犊;诸侯相朝,灌用郁鬯,无笾豆之荐;大夫聘礼以脯醢;天子一食,诸侯再,大夫、士三,食力无数;大路繁缨一就,次路繁缨七就;圭璋特,琥璜爵;鬼神之祭单席。诸侯视朝,大夫特,士旅之。此以少为贵也。

有以高为贵者: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天子、诸侯台门。此以高为贵也。有以下为贵者:至敬不坛,扫地而祭。天子诸侯之尊废禁,大夫、士棜禁。此以下为贵也。

礼有以文为贵者:天子龙衮,诸侯黼,大夫黻,士玄衣纁裳;天子之冕,朱绿藻十有二旒,诸侯九,上大夫七,下大夫五,士三。此以文为贵也。有以素为贵者:至敬无文,父党无容,大圭不琢,大羹不和,大路素而越席,牺尊疏布幂,樿杓。此以素为贵也。

孔子曰:“礼,不可不省也。”礼不同,不丰、不杀,此之谓也。盖言称也。礼之以多为贵者,以其外心者也;德发扬,诩万物,大理物博,如此,则得不以多为贵乎?故君子乐其发也。礼之以少为贵者,以其内心者也。德产之致也精微,观天子之物无可以称其德者,如此则得不以少为贵乎?是故君子慎其独也。古之圣人,内之为尊,外之为乐,少之为贵,多之为美。是故先生之制礼也,不可多也,不可寡也,唯其称也。

是故,君子大牢而祭,谓之礼;匹士大牢而祭,谓之攘。管仲镂簋朱纮,山节藻棁,君子以为滥矣。晏平仲祀其先人,豚肩不揜豆;浣衣濯冠以朝,君子以为隘矣。是故君子之行礼也,不可不慎也;众之纪也,纪散而众乱。孔子曰:“我战则克,祭则受福。”盖得其道矣。

 

文稿:落笔书院 祁品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