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联系我们

首页 - 新闻资讯

祭祀的合理性——落笔书院读书会《礼记》研读简报

  • 发布时间:2021-12-07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90

图片

12月5日上午9点,落笔书院师生周日经典读书会在书山馆东202落笔书院准时进行。本周研习内容为《礼记•礼器》的六段。读书之前,按照惯例,师生离席整理衣冠,面对着孔子的画像行礼。礼成后,师生齐声诵读《礼记•礼器》的原文;之后,同学们根据注释各抒己见,同时提出问题。最后由王宏海老师总结、阐发篇章大义。

图片

各抒己见环节,祁品嘉同学提出,礼的实际意义,目的是形成等级意识,不是劳民伤财,而是合理方式祭祀。祭祀用于维持社会秩序稳定,我们要改变不合理的礼。

周睿同学赞同了祁品嘉同学所说的合理祭祀,提出礼不仅在于外在的形式更在于内心的虔诚。根据《礼记·郊特牲》“礼之所尊,尊其有义礼也。”指出要尊礼之义,如果只看重礼的仪节而忘记礼意,就会变成形式上的表演。更引申出子路的祭祀改革以及由子路改革祭祀所想到的关于人的刻板印象的问题。并提出祭祀中礼数的差异,是名位的不同体现,不同地位的人,社会意识不同。在庙制上,七、五、三、一的区别体现出不同名位的人宗亲有相应的意识差别。

庄于晴同学提出从“宾客之用币,义之至也 ”想到了份子钱,就是宾客通过给份子钱这样的形式来帮助举行婚丧礼仪者。这段最后一句传达的礼是符合仁义的。仁者,人人心德也。勿施于人,事物为人,而不为己,发为恻隐之心,宽裕温柔,仁也。义者,宜也,则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之意也。子路对于祭祀的改革也印证了前面所说的礼是符合仁义的。

李亦杨同学提出祭祀礼节的繁琐,劳民伤财,浪费祭品食物,以子路举例,需要懂礼知礼来改变自身,升华自己的内心。

孟文慧同学提出礼的阶级性差别性,儒家,贵贱尊卑长幼有别,所以祭祀的样式有所不同。根基要稳,地基要稳,礼固然重要,忠信也很重要,对他人对自然对自己都要尊敬。

包玉辰同学提出招魂,祭祀时问神“于彼乎?于此乎?”是一种对神的情感表达以示虔诚。还指出关于“一献质,三献文 ,五献察,七献神。”的翻译性错误,并由这句话指出祭祀的顺序从小神到自然再回归到亲情。

陈彦军老师发言:

太庙祭祀,君王的一系列祭祀做的事,包括其他人都分工明确。以君主为表率,卿大夫妻子以王后为表率。对君王祭祀的要求高于其他人。忠言逆耳利于行(对君王的谏言)表现出忠。看上去维护了统治者利益,同样维护了天下人的利益。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神为至高的理,需要不断探索,虔诚的追求这一至高的道理。礼同样是为了培养忠信之人。

冯建章老师、董家道老师发言:

由文科到理科,同样能涉及到自然和科技。女性同样参与祭祀,但在古代又有界限。老百姓和君王的献礼区别,天圆地方的空间观念。

祭祀起早贪黑形式主义社会现象。并指出礼有一定的形式和过程。

王宏海老师发言:

祭祀时家族以及国家所体现出的等级制,按照政治结构,是纳入国家政治考虑范围的,人的德性、才思、家教。在各个方面可以为典范时,进入到这祭祀的体系中,所以祭祀代表着政治权利最核心的部分,也代表最纯粹的部分。关于“于此乎?于彼乎?”,并不是不知道神的具体位置,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这种政治的格局和结构是不会变的。特定祭祀的日子,我们会请神,请神时,神或许走到了门口,或许走到了大堂,所以询问神的位置是一个迎接的过程更体现祭祀的虔诚。关于祭祀的合理性,祭祀的繁琐在中国农耕社会文明状态少有人批判,在那个文明状态下,娱乐活动太少,所以有时传统祭祀的教化的政治节日,就变成了全民娱乐的一个节日。加之祭祀背后的对于政治文化的重要影响,其“繁文缛节”看起来是合理的。

图片

推荐好书:《我们仨》


周睿同学分享了杨绛先生写的《我们仨》,表达了对知识分子恬淡生活的向往。“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她由书感悟到知识是有重量的,能够拉着人的心往下沉,对于很多身外之物便可以看得淡然。“我们仨”能够过得温和,处变不惊,与世无争,与他们嗜书如命有着极为直接的关系。杨绛先生在书中谈到“我们不论在多么艰苦的境地,从不停顿的是读书和工作,因为这也是我们的乐趣”。

图片

王宏海老师在最后分享了他上的一堂伦理课,讲到了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规,讲到了三字经中的“成人之德”,并与大家分享了做人的行为规范,为人的禁忌等等,大家感悟颇深。

12:00,师生再次离席,面对孔子的画像行礼,三小时的读书会圆满结束,落笔书院欢迎每一位热爱国学与儒学的同学到来!

附礼记所读原文及翻译

太庙之内敬矣!君亲牵牲,大夫赞币而从。君亲制祭,夫人荐盎。君亲割牲,夫人荐酒。卿、大夫从君,命妇从夫人。洞洞乎其敬也,属属乎其忠也,勿勿乎其欲其飨之也。纳牲诏于庭,血毛诏于室,羹定诏于堂,三诏皆不同位,盖道求而未之得也。设祭于堂,为祊乎外,故曰:”于彼乎?于此乎?”


一献质,三献文,五献察,七献神。


大飨其王事与!三牲鱼腊,四海九州岛之美味也;笾豆之荐,四时之和气也。内金,示和也。束帛加璧,尊德也。龟为前列,先知也。金次之,见情也。丹漆丝纩竹箭,与众共财也。其余无常货,各以其国之所有,则致远物也。其出也,肆夏而送之,盖重礼也。祀帝于郊,敬之至也。宗庙之祭,仁之至也。丧礼,忠之至也。备服器,仁之至也。宾客之用币,义之至也。故君子欲观仁义之道,礼其本也。


君子曰:甘受和,白受采;忠信之人,可以学礼。茍无忠信之人,则礼不虚道。是以得其人之为贵也。


孔子曰:”诵《诗》三百,不足以一献。一献之礼,不足以大飨。大飨之礼,不足以大旅。大旅具矣,不足以飨帝”毋轻议礼!


子路为季氏宰。季氏祭,逮暗而祭,日不足,继之以烛。虽有强力之容、肃敬之心,皆倦怠矣。有司跛倚以临祭,其为不敬大矣。他日祭,子路与,室事交乎户,堂事交乎阶,质明而始行事,晏朝而退。孔子闻之曰:“谁谓由也而不知礼乎?”


译文:太庙之内的祭礼真是叫人肃敬动容。首先,国君亲自把牺牲牵入太庙,大夫协助拿着杀牲告神 的玉帛紧跟其后。接着,国君又亲自制祭,夫人献上盎齐之酒。接着,国君又亲自馈熟,夫人再次献酒。在这个行礼过程中,卿大夫紧跟着国君,而命妇紧跟着夫人。说到他们的神情,那是毫不搀假的恭敬,那是专心致志的忠诚,又是那样地迫不及待地想让祖先享用供品。牵牲入庙时,先在庭 中告祭于神;进献生血生肉时,又在室中告祭于神;进献熟肉时,又在堂上告祭于神。三次告祭都 不在同一地方,这就意味着求神而又不知神所在的确切位置。先设正祭于堂,又设祭于庙门之外, 就好像是在询问:“神是在那边呢?还是在这边呢?”


一献之礼是不够讲究的,三献之礼就有点看头了,五献之礼就礼数更加详备,至于七献之礼,那真是神乎其神了。 

  

大飨的祭品是那样的丰盛,贡品是那样的众多,恐怕只有天子才能有那样的排场吧!牛肉、羊 肉、猪肉、鱼肉、干肉,包罗了普天之下的美味佳肴;篷豆中盛放的祭品,山珍海味,瓜果李枣都是四季风调雨顺的产物。四方诸侯的贡金,表示他们的服从天子;诸侯给天子的见面礼,是束帛加璧,表示他们对天子美德的尊敬。诸侯贡品的排列,宝龟放在前列,因为龟能预知未来。其次是 黄金,因为它能照见人情。其次是丹砂、油漆、蚕丝、棉絮、大竹、小竹这些日常用品,这表示普天之下的物产都是供给天子使用的。其余的贡品没有固定的品种,原则上是你这个诸侯国有什么土特产你就贡献什么,这表示再遥远的东西天子也能得到。大飨礼毕,来宾走出庙门时,奏起送宾的乐曲《陕夏》,以显示礼数的隆重。天子亲自在南郊祭天,这是无比的尊敬。宗庙之祭,视死如生,这是无比的仁爱。丧礼,孝子哭天号地,痛不欲生,一切发自内心,这是无比的真诚。为死者 准备服装,明器,虽然明知无济于事,但也仍然尽力准备,这也表现了莫大的爱心。聘问所用的礼品,多寡都要合乎规格,这是无比的合理。所以,君子如果要观察什么叫仁义,只要观察一下礼这个根本性的东西就行了。  

君子说:“甘味是五味的根本,在此基础上可以调和出百味。白色是五色的根本,在此基础上 可以绘出五彩。这个道理明白了,你就知道忠信是礼的根本,只有忠信之人,才可以学礼。如果不 是忠信之人,礼也不会跟着你瞎跑。由此看来,礼固然重要,而得到忠信之人更重要。”


孔子说:“即令把《诗经》三百篇背得滚瓜烂熟,如果没有学过礼,就连简单的一献之礼也承担不了。懂得 了一献之礼,如果不进一步学习,就未必能承担大飨之礼。懂得了大飨之礼,如果不再继续学习,就未必能承担大旅之礼。懂得了大旅之礼,未必就能担当祭天之礼。不要轻率地议论礼。”  

 

子路当季桓子家的总管。过去季氏举行岁时的祭祖,总是天不亮就开始,忙活一天还没完,天色已黑,还得点起火把继续干。因为拖的时间太长,即令是身体强壮、敬心十足的人,也被搞得疲 惫不堪。因此,许多执事的人都东倒西歪、左倚右靠地来应付差使,这实在是对祖先的大不恭敬。后来有一天,子路参与季氏祭祖,举行室内正祭时,室内室外的人在门口交接祭品;举行堂上侯尸 时,堂上堂下的人在阶前交接撰具。天亮开始祭祀,到了傍晚就行礼完毕。孔子听说了这件事, 说:“谁能说子路只是有勇而不懂得礼呢!”

海南落笔书院

图片

文字 | 落笔书院周睿

排版 | 落笔书院包玉辰

图片 | 落笔书院、网络

指导老师 | 陈彦军

微信公众号 | 海南落笔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