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首页 联系我们

首页 - 新闻资讯

礼的政治性及其意义————《礼记·郊特牲》篇研读简报

  • 发布时间:2021-12-14
  • |
  • 作者:暂无
  • |
  • 阅读次数:63

图片

在12月12日上午九时,落笔书院读书会在书山馆东202准时进行。首先面对孔子师生行礼,礼成后,师生齐声朗读《礼记·郊特牲》原文,后留有一定时间给同学们思考,提出问题,最后由王宏海老师解答问题,总结发言。

图片

自由思考环节,祁品嘉同学提出“天子之失礼,由夷王以下”、“而公庙之设于私家,非礼也,由三桓始也”。我们知道春秋战国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期,《礼记》中提到的很多规定,在春秋战国后期,尤其是战国后期已经越来越得不到尊重了,而《礼记》的最终编撰是在西汉年间,作者对于礼乐的态度也明显是支持的,应该说《礼记》本身就是在强调秩序,对于礼崩乐坏的现象明显是非常反对的。儒家看到如今天下的混乱,希望建立一个更加和平更加有秩序的社会,所以他们编撰书籍,就如何维护礼乐秩序的问题为后代人提供了很多建议。

张若楠同学对第一段展开了思考,第一段主要讲的就是南郊祭天,北郊祭地,天子同样也要遵守礼的等级。有一些场合就需要以少为贵,有一些场合就需要繁杂的礼仪。天子祭祀天地的时候,在物品使用上都要有一定的一致性,第一段所提到的诸侯朝见天子,天子赐宴却是牛羊猪具备,祭祀的时候也要用牛羊猪这三牲,诸侯也同样把天子当做一个至高无上地位的人。在等级观念中,古代强调秩序本身,天子手下的人也把天子当做最高权力的代表。

图片

孟文慧同学提出“诸侯之宫县,而祭以白牡”,“牡”是指古代王侯祭祀用的白色公牛,有一个相对的叫“牝”,白牡是公牛,那白牝就是母牛,牝等于是指雌性,是一个词性符号。这个字可以引申出的一些文化常识。

李亦杨同学提出三个疑问,一“至敬不飨味而贵气臭也。”意为神灵越是高贵,越是不用那些接近活人口味的供品来祭祀他们。二,在提出了飨礼以饮酒为主,意在保养阳气,所以有音乐;食礼以吃饭为主,意在保养阴气,所以没有音乐。这里划分阳气阴气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三,面对各种需要遵循的礼仪,这些礼仪规定的严格,也是在时刻地发出提醒,无论你是天子还是诸侯还是大夫,都要时刻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在什么地位,就要遵循相应的礼仪。

陈彦军老师:

礼崩乐坏从我们所学的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来看,也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重新建造秩序的过程就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伴随机遇和危险。

董家道、冯建章老师:

许多情况的改变在一个时期出现,它并不是什么退步,它更多的引起这个社会里面做一些变革,促进社会的发展。

冯老师谈到海南的香料文化,也是一种典型的民族文化。在古代制定朝贡体制的时候,可以看到天子诸侯会收到来自很多地方的物品。古代社会的朝贡贸易,基本上是由中央王朝在掌管。 

王宏海老师:

“礼乐文明与政治规矩”是《郊特牲》的最核心的思想。在礼乐文化中渗透一种政治权力和政治语言的表述。在古代社会中,政治建构就是让人们搞清楚社会是有层次的,有结构的,是相互相辅相成的。

图片

推荐好书:《霍乱时期的爱情》


孟文慧同学分享了《霍乱时期的爱情》,讲述了一段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情故事:男女主人公在二十岁的时候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年轻了;经过各种人生曲折之后,到了八十岁,他们还是没能结婚,因为他们太老了。在五十年的时间跨度中,作者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的爱情方式。带同学们及老师思考不同时期对爱情的理解。希望所有的爱情都能像白色山茶花一样,理想,谦让,无邪。

图片

最后,读书会便在大家的美好回忆与对未来充满信心的展望中落下帷幕,下周日再见啦~

附礼记所读原文及翻译

郊特牲,而社稷大牢。天子适诸侯,诸侯膳用犊;诸侯适天子,天子赐之礼大牢;贵诚之义也。故天子牲孕弗食也,祭帝弗用也。大路繁缨一就,先路三就,次路五就。郊血,大飨腥,三献爓,一献熟;至敬不飨味而贵气臭也。诸侯为宾,灌用郁鬯。灌用臭也,大飨,尚腶修而已矣。

大飨,君三重席而酢焉。三献之介,君专席而酢焉。此降尊以就卑也。飨禘有乐,而食尝无乐,阴阳之义也。凡饮,养阳气也;凡食,养阴气也。故春禘而秋尝;春飨孤子,秋食耆老,其义一也。而食尝无乐。饮,养阳气也,故有乐;食,养阴气也,故无声。凡声,阳也。鼎俎奇而笾豆偶,阴阳之义也。笾豆之实,水土之品也。不敢用亵味而贵多品,所以交于旦明之义也。

宾入大门而奏《肆夏》,示易以敬也。卒爵而乐阕,孔子屡叹之。奠酬而工升歌,发德也。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贵人声也。乐由阳来者也,礼由阴作者也,阴阳和而万物得。

旅币无方,所以别土地之宜而节远迩之期也。龟为前列,先知也,以钟次之,以和居参之也。虎豹之皮,示服猛也。束帛加璧,往德也。

庭燎之百,由齐桓公始也。大夫之奏《肆夏》也,由赵文子始也。朝觐,大夫之私觌,非礼也。大夫执圭而使,所以申信也;不敢私觌,所以致敬也;而庭实私觌,何为乎诸侯之庭?为人臣者,无外交,不敢贰君也。大夫而飨君,非礼也。大夫强而君杀之,义也;由三桓始也。天子无客礼,莫敢为主焉。君适其臣,升自阼阶,不敢有其室也。觐礼,天子不下堂而见诸侯。下堂而见诸侯,天子之失礼也,由夷王以下。

诸侯之宫县,而祭以白牡,击玉磬,朱干设锡,冕而舞《大武》,乘大路,诸侯之僭礼也。台门而旅树,反坫,绣黼,丹朱中衣,大夫之僭礼也。故天子微,诸侯僭;大夫强,诸侯胁。于此相贵以等,相觌以货,相赂以利,而天下之礼乱矣。诸侯不敢祖天子,大夫不敢祖诸侯。而公庙之设于私家,非礼也,由三桓始也。

译文:郊祀祭天时用一头牛,而祭祀土神和谷神时要用牛、羊、猪三牲。天子到诸侯国,诸侯供膳只用一头小牛。而诸侯朝见天子,天子设宴则用牛、羊、猪三牲。这是因为尊重真诚之心的缘故。所以天子不吃怀孕的牲畜,祭祀上帝也不用怀孕的牲畜。祭祀所乘用的车是大路,驾车的马,只有一条马缨;其次是先路,驾车的马有三条马缨;再次是次路,驾车的马则有五条马缨。这说明礼在某些场合是以少为贵。祭天而用牲血作供品,祭列祖列宗而用生肉,祭社樱乃用半生不熟的肉,祭群小祀却用熟肉。这说明神灵愈是高贵,愈是不以接近活人口味的供品为贵,而是以能散发强烈气味的供品为贵。诸侯互相拜访,宴席上也只敬以郁色香酒,而没有七碗八盘的菜,这也是看重郁色的芬芳气味的缘故。天子设宴招待各国诸侯,上的第一道菜是服惰,也是重气味而不重口味的缘故。

诸侯举行盛宴招待来访宾客,如果是国君回敬国君的酒,则只须坐在原有的三重席上,不须变动。如果是大夫来访,主国国君向大夫的随员敬酒,主国国君就要把自己的三重席子改为一重席子,使与大夫随员的座席相等,这叫做“降尊以就卑”。春夏二季祭祖,举行飨礼,有音乐伴奏;秋冬二季祭祖,举行食礼,没有音乐伴奏。这是因为春夏属阳,秋冬属阴。凡是饮酒,意在保养阳气;凡是吃饭,意在保养阴气。所以春夏祭祖用飨礼,而秋冬祭祖用食礼。春天用飨礼招待烈士遗孤,秋天用食礼招待烈士父祖,其道理和上边讲的一样。而春夏二季祭祖的飨礼使用音乐,秋冬二季祭祖的食礼不用音乐。飨礼以饮酒为主,意在保养阳气,所以有音乐;食礼以吃饭为主,意在保养阴气,所以没有音乐。凡是音乐,都属阳类。鼎和姐的数目总是单数,芝和豆的数目总是偶数,这是因为鼎姐是盛放牲体的,牲体是动物,属于阳类;而篷豆中盛放的多是植物,植物属于阴类。篷豆中盛放的食品,都是水中所生,土中所长,属于阴类。祭品既不敢用生人认为味美可口者,也不敢追求品种繁多,因为祭品是用来供奉神灵的。

夫子大宴来朝的诸侯,当客人进入宗庙大门时,乐队奏起迎宾曲《肆夏》。宾主入席,又开始奏乐,酒过一巡,乐曲也恰好终了。对于礼乐配合的如此得体,孔子曾多次加以赞叹。一献之礼完成以后,乐工就登堂高歌,意在颂扬宾主之德。歌手在堂上,伴奏的乐工在堂下,这是表示人的歌声为贵。乐曲是有声音可以听见的,属阳;而礼仪是人的德行的外部表现,属阴。乐曲的阳和礼仪的阴协调一致,万物就能各得其所。

各国诸侯的贡品没有具体规定,原则上是贡献本国的土特产,各国朝聘的次数也要根据他距离天子所在的远近而定。在展览诸侯贡品时,龟放在最靠前的位置,因为龟有先知的本领。其次是金属,因为金性柔和,所以把它放在龟和其他贡品中间。贡品中的虎豹之皮,是表示天子、诸侯能够镇服四方最威猛的东西。至于束帛加璧的见面礼,是表示诸侯向往天子的美德。

庭中的照明火炬使用一百个,拟于天子,这是从齐桓公开始的。奏《肆夏》迎宾是诸侯之礼,如令大夫也奏《肆夏》迎宾,这是从晋国大夫赵武开始的。诸侯朝见天子(下有脱文)。大夫奉君命出使而以私人名义进见外国国君,这是不合礼的。大夫出使之所以须要执圭(那圭的作用如同今日的国书),就是要证明自己是奉君命出使的。不敢以私人名义晋见国君,就是为了表示尊敬自己的国君。如果大夫私人备礼作为庭实,又以私人名义晋见,那怎能像个诸侯之庭呢?作为臣子,不能背着国君与外国交往,否则就是与国君相抗衡了。大夫宴请国君,不合乎礼,因为这表明臣强君弱。大夫的势力超过了国君,国君可以杀掉大夫,这没有什么疑问。天子没有做客人的礼仪,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臣,没有哪个人敢当天子的主人。国君到臣子家里去,臣子要请国君从昨阶升堂,以表明臣子不敢自以为是此家的主人、诸侯朝见天子,按规矩天子不下堂迎接诸侯。下堂迎接诸侯,这是天子的失礼,这是从周夷王以后才有的事。

作为诸侯而使用天子的宫悬,祭天用白色的公牛,敲击玉磐,红色盾牌的后面用黄金装饰,戴冕而舞《大武》,乘大格,这都是作为诸侯而潜用天子之礼。大夫的大门建成宫阀状的,大门内又设屏风,堂上也设置放还空酒杯的土台子,用大红绸子作中衣,并且在领缘上还绣有斧形图案,这属于身为大夫而僧用诸侯之礼。所以,夫子的势力微弱,诸侯就僧拟天子;大夫的势力强大,诸侯的地位就受到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诸侯、大夫皆无视王命、君命,爵禄由己,大夫也以财货私自与外国交通,贿赂公行,唯利是图,天下的礼也就乱套了。诸侯是庶子,不能像天子那样拥有祖庙;大夫是庶子,不能像诸侯那样拥有祖庙。今天有把诸侯的祖庙设置于大夫家中者,那是不合礼的,这种事是从鲁国的三桓开始的。

文字 | 落笔书院张若楠

排版 | 落笔书院包玉辰

图片 | 落笔书院、网络

指导老师 | 陈彦军

微信公众号 | 海南落笔书院